send civilmediatw@gmail.com

高教犧牲品,消失的永達師生

製作緣起

文 / 管中祥

今年初,選戰正夯,公庫的工作會議提了一個問題:如果小英勝選,按照以往的經驗,會有段「蜜月期」,抗議行動短時間內也許會減少,我們或許可以挪出一些人力來作「深度報導」。

對一個新聞媒體來說,「深度報導」非常重要,台灣的新聞越來越即時、越速食,也越來越模糊。但一個事件不只有當下,有過去,也有未來,還有許多隱藏在背後的故事,以及重要的社會意義。雖然公庫詳細報導事件,讓當事人充分發言,也系統性的整理議題,但仍感遺憾,因為我們總是缺乏人力與時間作好「深度報導」。

小英上台後,社會抗爭並未減少,不論是集遊法、一例一休、空服員罷工,都引起社會高度關注。這是好事,就如同我們常說的,社會的進步不會是來自執政者的恩澤,也未必會來自反對黨的監督,而是社會運動是否發達,以及社會如何看待社會運動,這樣的發展也告訴我們:台灣正走在進步的路上,雖然路還很長。

抗議沒有減少,也意味著在公庫的報導不會減少,日常工作也一樣繁忙。「如意算盤」不如預期,我們打算要作的「深度報導」怎麼辦?

呃~沒什麼怎麼辦,就,照作啊!為了讓讀者更能了解議題、探究事件背後的原因、讓記者有更多的挑戰與學習,就,照作啊!

說起來很有志氣,但,我們真有能力照作嗎?

每日報導是我們的主要工作,如果多了深度報導,我們勢必得放棄部分事件(其實,我們已經遺漏很多了XDD),但抗議那麼多,許多人需要發聲、許多議題要討論,我們怎能輕易放棄?

而且,作深度報導,需要東奔西跑,對於財務十分困窘的我們來說,多出來的交通費,甚至是住宿費,該如何負擔?

這是日常,也是媒體實務,也是另類媒體媒體理想與現實之間的拉扯,我們的確因為經濟因素面臨了「作」或「不作」抉擇。

我們終究選擇「照作」,因為我們選擇「理想」。

故事背景

永達技術學院的前身是成立於1967年的永達工專,在那個大學與技職專科分立的年代,永達不但是許多南部學子報考五專工科的前三志願,為台灣造就無數工業人才,是台灣經濟發展背後的重要勞動力。1998年,永達改制成技術學院,學生總人數曾將近一萬人。

2007年董事會開始修惡教師勞動條件,少發半個月年終獎金;2008年停發年終獎金,並開始實施減薪政策,專業加給打七折;2009年專業加給七折再打七折,連一半都不到。即便過程中,召開過二次校務會議,表決調降教職員薪資,但對部分教師而言,是共體時艱不得已的抉擇、對部分教師而言,行政程序根本草率不透明,自己也並非系上代表教師得以參加會議。

直至永達技術學院停辦的2014年,有教師計算這五年間,共被減薪285萬元,現在只能倚靠一個月八千多元的兼課費用,勉強維持生計;有教師因本身患有癌症,難以重回社會就業,改下田務農,年收入驟降至20多萬元左右。如今尚有三十多名教師持續二審民事訴訟,在高教工會協助下自力救濟打官司,向校方討回共四千萬給付欠薪。

時間回到2014年7月底,教育部收到永達提出的停辦計畫書,僅在八天內便火速通過,六百多名學生沒能畢業,被迫轉學。但以建築系夜間部生為例,當初選擇就讀永達不外乎是離家近,且多間屏東高校當中僅永達設立建築系進修班,但被迫轉學後,最鄰近的科系位在高雄正修科技大學,每日通車往返時間單程超過40分鐘,下班後趕到學校通常已遲到近一小時。

公庫訪查的學生透露,最後全班僅剩三人畢業,就學過程艱辛曲折,因兩校科系屬性根本不盡相同、學分認定也不同,學生和教育部爭取專班,才終於完成課業;至於班上兩名來自屏東枋寮的學生,打從轉學之初便因離家太遠被迫輟學。

永達技術學院停辦,外界稱之「退場」,然而,問題爭議並沒有隨之消失。近百教師被迫失業、學生四散,撐下來的能畢業,經濟條件較差學生僅能自認倒楣;至於永達校方,董事會則尚未解散,資產未被清算、優先償還教師,甚至在握有十五億元校產情況下,一度提出社福轉型計畫「台一天賞村」。

私校資產不論儀器設備還是建築、校地,經費來源皆受教育部獎補助款分配以及學生學雜費、校務基金構成,高教工會強烈懷疑,一旦私校董事會握有的校產能夠轉型,非營利變營利、捐資變投資、校產變私產,從中獲取利潤,那麼其他私校看到永達轉型此例一開,還會認真辦學嗎?

修正中的「高等教育創新轉型條例」專法,未來通過後,教育部將有法源依據,可大刀一揮,直接公布高教退場名單。但高教工會也曾憂心,這會放寬大學法律管制規定,去除公共、法定監督,導致私校借屍還魂,但最大的受害者仍舊是教師與學生。就怕其他私校也走上永達後路,高教工會持續呼籲,有經營危機而被教育部列管、輔導的院校,應依私校法第25條,盡速重組公益董事、資產歸公,別放任數億資產在缺乏妥善監督的情況下被五鬼搬運,讓教師們本該入帳的薪資化為湮滅。

報導者與預算

【報導者】

%e5%a0%b1%e5%b0%8e%e8%80%85

 

【預算】

%e9%a0%90%e7%ae%97

 

公庫已透過公眾募資,為何還需募款?

 

%e5%85%ac%e5%ba%ab%e5%a4%a7%e7%9c%bc%e4%bb%94banner

「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」原為國科會計畫,計畫結束後,受到讀者的鼓勵,於是2014年轉型成立「台灣公民行動紀錄協會」,以公眾集資繼續維持營運。然而,所得經費有限,每月定時定額捐款尚未超過十萬元,加上單筆不定時捐款,每月僅供3位正職記者及數位特約記者同工薪資及日常行政花費,以使得只能維持每日新聞的報導。

但,「事件」的背後還有重要「議題」,任何的議題需要長期追蹤及進行背後的結構分析,然而,這必須有更多的資源投入,進行深度報導。「永達」的停辦,是高教政策的犧牲品,不是個案,未來會有更多的大專院校面臨同樣的問題。

由於永達技術學院四散的教師、學生,集中在台灣南部,採訪交通費用龐大,以「台灣公民行動紀錄協會」現有收入支付,相當吃緊,因此期待透過We Report募款,獲得深度報導製作費用,讓公庫長期追蹤的高教議題,得以在永達技術學院停辦兩周年後,重新整理、回顧及蒐集最新進度,找回已漸漸被大眾淡忘的消失永達師生,如何在第一波高教退場浪潮中,被沖散擊垮。

MENU

Back

Share to